那些“引进”诺贝尔奖得主的大学和科研机构-皮皮游戏-废金属资讯网
点击关闭

报道高校-那些“引进”诺贝尔奖得主的大学和科研机构-废金属资讯网

  • 时间:

信立泰

從大媽到大學生,都和飛機過不去?

誰都知道,科研需要踏踏實實,需要兢兢業業,更不要說需要夜以繼日、殫精竭慮了。那麼,一個科研工作者——即使是諾貝爾獎得主,怎麼可能在走馬觀花中,只蜻蜓點水般地在某處站站腳、說些話,就能點石成金了?事實也是如此,那些被「引進」的諾貝爾獎得主,沒有在中國的「引進」單位常駐者。這一方面是因為他們分身無術,另一方面也受「引進」單位科研條件的限制,更不要說其常駐還會引起相關法律問題。對這些情況,那些「引進」諾貝爾獎得主的單位不會不知。知而不棄,這其中道理何在呢?

為什麼「備受爭議」?因為此謂「引進」,並非是諾貝爾獎得主改換門庭、另外擇枝而棲,而是連定期而至都談不上,甚至只禮節性到訪、禮貌性地接受一些「名譽教授」「榮譽教授」「特聘教授」頭銜,拿一些「崗位津貼」「活動經費」「舟車勞頓費」而已。直白說,這些諾貝爾獎得主——不論其本人的意願如何以及是否意識到——就是用來撐門面的,至於這些諾貝爾獎得主之於那些「引進」他們的大學和科研機構的學術何益、科研何益,則並不難觀察。

現在,不僅大學和科研機構,有些地方政府也要出面做主引進諾貝爾獎得主。無論引進者誰,如果是為了撐門面,還是停下為好。

高校引進諾貝爾獎得主,「性價比」成了糊塗賬

(轉載請註明來源「光明網」,作者「光明網評論員」)

也許,那些「引進」諾貝爾獎得主的大學和科研機構,的確是想從諾貝爾獎得主身上的榮譽中分享榮光,從而使自己與有榮焉,以此促進教學和科研,提升知名度。不過,正是在那些對此「門清」的高校和科研機構的知情者中,這樣做的結果恐怕只會起到相反的作用,給人留下「傍大師」「偎大邊」的印象,由此對學校的聲譽反帶來損害。對這種競相「引進」諾貝爾獎得主的風氣,早就該剎住。

    

光明網評論員:昨天(9月25日)有媒體報道說,從今年5月初至8月底,不到4個月間,中國高校及科研機構至少「引進」了9位諾貝爾獎得主,其中海南大學一次性聘請了4位諾貝爾獎得主。「中國高校對諾貝爾獎得主的熱情追捧,一直備受爭議」。

[ 責編:王營]閱讀剩餘全文()

據報道,對那些被「引進」的諾貝爾獎得主,「引進」單位往往並無合同約束,「即便有合約性質,很多也缺乏實質性的約束措施」。這樣的結果,也完全可以想象。「引進」單位就是以諾貝爾獎得主來撐門面,又何必費力去搞勞什子合同約束人家呢。何況,被「引進」的諾貝爾獎得主,大都七老八十,也受不了合同里那份呼來換取的約束了。如報道所稱,「以近期引入的這9位諾貝爾獎得主為例,他們的平均年齡約73歲,最年長的是2008年諾貝爾獎得主哈拉爾德 楚爾 豪森,83歲高齡」,「最年輕的則是2014年諾貝爾獎得主愛德華 莫索爾,57歲」。

更關鍵的還在於,正如報道所述,這些被「引進」的諾貝爾獎得主,年齡普遍偏大,得獎時間大都久遠,早過了科研的黃金期,有的已處於半退休甚或退休狀態。報道舉例說,被「引進」者中,今年83歲的哈拉爾德 楚爾 豪森,首次提出宮頸癌可能由生殖器多瘤病毒引起,是在38歲那年;今年81歲的野依良治,成功合成BINAP分子是在42歲那年。對諾貝爾獎得主,人們當然要心存敬意,而不論其年齡如何。但是,心存敬意不是只有「引進」一途。撐門面的引進,不僅不會顯示出「引進」單位對這些諾貝爾獎以及諾貝爾獎得主的敬意,不僅不會增加普通人對這些諾貝爾獎得主的敬意,而只會消耗掉人們對這些諾貝爾獎得主的敬意。

今日关键词:中国女排迎战美国